從台灣品牌大撤退 看見台商成台傷
台商台傷,阿原

從台灣品牌大撤退 看見台商成台傷

第1516最新一期的商業周刊封面主題以紅底黃字斗大的印著「台灣品牌大撤退」,報導許多品牌在大陸的現況,從冷清、虧損、縮編到吹熄燈號、認賠退出,諸多逆下的形容詞看得你驚心動魄。列名的又從頂新、太平洋、法藍瓷一直寫到永慶房屋、達芙妮鞋子…,可讀性很高,我看後極有感受。

相對來說,阿原去大陸的時間是晚的,大概就是兩岸直航的民國97-98年,我們在大陸耕耘也顯得很慢,自知資源和人力上遠遠比不上台灣一些億來億去的大企業家,他們有本錢進行資本操作,品牌對他們來說是附屬品,賺錢才是目的,征服變得很重要,因為征服,台商不知不覺樹立很多敵人。

可是我們既無龐大資金又沒名人效應,品牌是我的所有,要是我能賺錢,靠的肯定是品牌的一舉一動、一思一想所激盪出的合聲,我浪漫的想,有了和聲共鳴,我應該會越來越多的朋友吧。

靠投資金錢去壯大大陸的生意,雖然比較快,想一想,總不溫暖。

一,你口袋深,國際品牌比你更深,續航力要在景氣不好才見真章。二,台灣至今欠缺國際操作的經驗傳承和品牌範例,能外銷不等於能國際化。三,太自視文化優越而看不起大陸人了,時間久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,台商只能靠技術收買而難以文化感動。四,市場比拳頭,品牌比心頭!當大陸知識和經濟水平上來時,技術、價格、美學、數量通通買得到,台商的拳頭有大陸大嗎?當拳頭比不上,心頭又遙遙相對,「我為什麼要跟你對話」。

 

品牌建立在文化的基礎 對話很重要

賣商品就爭個技術、價格、美學、數量。賣品牌還真不能沒有文化素養與平等對話。雖然我是男生,卻還是會被香奈兒的山茶花傳奇持續感動,雖然我挑惕,總會被香港恆隆集團的商場空間營造一再說服。細看商業周刊列出來在大陸「撤退」的台商品牌多數是抱著撈錢的做法在大陸做事,「品牌該深耕的事」他們做的不多!

台商台傷-阿原
台商台傷-阿原

阿原接受現狀,謙卑覺悟,在大陸就是緩慢而深入的用「文化接軌」而不是「文化說服」的方式和當地人溝通,為了理解大陸,團隊一換再換,我們「傾聽再轉型」,不是「複製硬張貼」,學校教的文化創意與品牌管理對我們很不管用。

就這樣北京、上海、廣州、深圳一路走到江蘇、西安、成都、重慶..,阿原小心翼翼開了一些店。在古都我用唯一的書法溝通,在新城我用生態環保對話,大城市開店我則用家鄉毀壞、巷弄珍貴的呼籲陪出外人收拾鄉愁與記憶。

阿原在大陸的營業沒有驚人的數字暴衝,更沒有失控的流行爆紅,相對來說我們深深得到許多商場支持,以及大陸一批勇於反省、也願意文化交流的人來靠近我們、陪伴我們穩定成長。

小眾最大眾,大眾常無情,先愛當地人,當地人才會愛你,這是我的心得分享。

台灣商場往往只跟阿原要坪效談抽成,租金掛帥、毛利優先,但大陸商場毫無例外的都願意慷慨讓利給阿原跟阿原「真的」談文化推文創,這箇中的差異就跟商業周刊這期的報導所引導出來的「因果」不謀而合。在台灣經營品牌,想做品牌的人,讓我們一起誠實的反省「你想用文化成就獲利,還是丈量獲利後再分配文化支出」。

以文創在台灣起家的阿原,在大陸看到一群人又一群的人靠近我的店玩水親水、寫書法又弄筆墨,「這樣的事,在台灣做不到」。台灣的商場不會因為一個小阿原的要求就獨立拉水管、做排水,更不會讓出大的空間、降低抽成來讓你「演繹文化」。毫厘千里,我不勝感慨。

作者簡介:江榮原。阿原肥皂創辦人。阿原肥是以「原鄉品牌」概念,結合「土地倫理」及勞動力美學,從社區出發強調對於土地自然環境的關懷。原文與圖片源自於作者臉書 ,UstarHub 獲授權轉載。

分享文章:
Share

UstarHub編輯

UstarHub 編輯群
Close Menu